琉柠

武侠启蒙,从初中开始,到大学结束,才把他所有作品看了一遍。《天龙八部》的人生苦难,《射雕英雄传》的侠义家国,《神雕侠侣》的浪漫情怀,《笑傲江湖》的快意人生,《连城诀》的人性黑暗,《鹿鼎记》的嬉笑怒骂集大成……无论小说还是影视,都是我们这一辈的成长记忆……最喜欢的一部作品,笑傲江湖,愿大师另一个江湖继续笑傲人生!

今天翻到这本绘本的时候,看到这一页,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到了 @Mar_zo 的《吴哥窟》,文里描述的喻文州对孩子的父子情,血缘至亲的情感自然流露。第二十五章里,文州对少天说的那句“本来已经十分疲惫,但是一看到孩子,又有动力努力下去,这种感觉真的是十分奇妙。”文州真的是一个好爸爸!这样的感情,两个人克制而隐忍,真的是想想都虐。唉……忍不住推一下这篇《吴哥窟》,真的很好看啊,这是难得看的一篇be,爱而不得,隐忍克制……但还是想看下去……

躲过了养四个野男人,还是逃不掉!又来四个野男人~宿命啊!
聊聊看大家都养了哪几个啦?

也评《生活玩家》作者: @🎃
图片来自b站阿婆主“狍狍子君”作品《卢刘手书 春雷》截图

因为喜欢几个配音老师而去看《全职高手》动画,看完后意犹未尽,开始漫长的补文,看完小说,更加不够,开始找各种同人来看。看了这么久,最喜欢的同人作者里,觉得文笔构思文风都非常赞的有两位:无敌最最俊郎(这名字真的不是君莫笑的小号无敌最俊郎的小号吗😁),南瓜头(真的就是个南瓜头图,这位太太也是骨骼精奇)。
基本上我是站官配的,但是写得好真的是邪教也能站(毕竟原作给了很大空间各种cp排列组合味道居然都还不错,表白虫爹)。最喜欢喻黄,毕竟是我最喜欢的三位配音老师中的两位配的音,而且剑与诅咒什么的,原作里就糖分多多。
因此很喜欢蓝雨,原作也说了,蓝雨有最好的培养新人环境和体系。原作里小卢一出场就让人眼前一亮,不得不夸虫爹这个角色设定太赞,融合了喻队的稳重和黄少的活力,难怪好多读者都说小卢是喻黄的亲儿子(我也这么觉得!)。
啊我这啰嗦的性格,又扯远了,这次要说的是卢刘。
原作只写到世邀赛开启就结束了,所以后来年轻的几个小辈到底成长得如何,一直都特别想知道。可惜虫爹目前好像也不打算写,所以只好找能接原文的作品看。
南瓜太太文笔构思都好,我看完《生活玩家》太喜欢,顺便把其它所有文都看了。每对cp我都吃,就算有的原来不是很吃也因为文笔好而觉得不错。卢刘这对,真的让人觉得延续了原作的感觉,看完就觉得按原作线发展到后面就该是这样的。两个人的性格把握和发展也是非常真实,感情中那些小情绪也让人觉得感同身受。
而且不得不说,太太每个cp都有肉,而且厉害的是,每个cp的肉风格味道都不一样,很符合cp的性格,真的写的特别好!(吃肉很多年,难得有写得这么好的。但是太太啊!如果你看到可以修一下林方那个车门吗😭)
看到另一个文友回复说,太太有次评论讲过,“双花干煸,昊翔爆炒,卢刘糖炒等等等等”。不得不说,确实如此呀,卢刘的味道,就是糖炒最妙~
卢瀚文一开始登场就是一个14岁的未成年,活泼开朗可爱,但是却有着不同于14岁少年的沉稳,这点沉稳,却并没有故作深沉或者人小鬼大或者少年老成的感觉,可以说,小卢是心智发展很健康,成熟,但是又有他这个年龄的青春活力。而喻黄的保驾护航,以及蓝雨放飞的培养模式,让他天赋得到更好发展,同时也保留个性。这样可爱的小卢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软萌小奶狗。而一不小心对上了老对手微草,猫一样的少年刘小别,那真是完全激发少年斗志。《生活玩家》就这样展开,大神们相继退出舞台,年轻一代开始登场。
误打误撞从一个小游戏开始,互相隐瞒的两个人,就这样展开追逐。小卢一直是那个勇往直前的男孩子,也是主动的那个,但是他也并不是一味胡搅蛮缠的那种孩子,所有都保持在一个恰到好处的地方。但是对小别来讲,就不一样了,他敏感,纤细,并且从能力和他所处的环境上来看,太太分析写得非常到位,小别并没有瀚文那样的天赋和际遇,偏偏这也是最没办法改变的事实。小别喜欢瀚文,但也喜欢微草,这并没有矛盾的地方,他们在电竞圈各自奋斗,最终也是要离开,走入生活。而期间的那些梦想,荣耀,比赛,回忆,体验……就构成了每个人的人生故事……
特别喜欢小卢对小别那一段维护,小卢真的是平时看觉得是孩子,但其实他只要面对正事应付大场面那绝对是相当稳,这一点跟喻爹,划掉,喻队一样一样的。我一直觉得这孩子的原生家庭肯定是父母恩爱家庭氛围非常融洽欢乐的,家教很好,孩子的心理发展和情商都非常健康,一如他的性格,阳光,没有一点阴暗,但是却不是傻白甜。所以即使比小别年龄小,入圈晚,但是攻略一个小别,那真的是绰绰有余。
夸了那么多小卢,说说小别。就如这张截图,小别就是一个猫系男子。这个视频做得特别好,也是很贴合原著的感觉,所以和这篇文很适合呀,BGM《春雷》的歌词也是莫名契合。小别有点外冷内热,高冷的外表之下,是一颗细腻的心。《生活玩家》开始,小别哥其实早就已经被攻略了,只是他考虑的更多更久远,而小卢也确实还需要成长起来,不仅要能承担起蓝雨,更要能承担起小别那些无处安放的安全感。小别就像每一个恋爱中容易患得患失的我们一样,爱上一个人,想要长久,不仅仅要三观一致,也更需要一起成长。一开始是别哥在等待小卢,但后来,其实是小卢在等别哥,等他走出自己给自己限定的那些条条框框。幸好,他们一直有信心,能坚持到he。
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总之就是各种表白太太!比心❤❤❤
生活也是一场游戏,我们都是玩家,玩得如何,也看能力。只希望能守住初心,方得安心。

yoyo靡音:

霍金(1942年1月8日—2018年3月14日)著名物理学家、宇宙学家、数学家,继爱因斯坦之后最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和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




马克思先生3月14日去世,爱因斯坦先生3月14出生,霍金先生3月14日去世……伽利略先生1月8日去世,霍金先生1月8日出生……感觉像是神在地球上设定的纪念日,在特殊的某一天降下几个星星作为恩赐,又是特殊的某一天,是他们约定好回到我们无法触及的地方的日子。我相信灵魂不灭,那样耀眼的灵魂,纵使时间长河冲刷过无数遍,轮转过经年,也绝不会湮灭半分。感谢您来过这个世界,您是真的,下凡辛苦啦。

恋风的种子,开出高飞的蒲公英。眷地的树,扎出深刻的根脉。

【执光】九州纪行——宛州篇 画中仙8

时隔一个月又更新啦!这一个月来三次元太忙,后来电脑坏了,差点因此弃坑……而后又生病,因此拖了这么久,跟还在追这篇的小可爱们说句抱歉!一个月断更也差点弃坑,就在发完大纲后,总觉得已经脑补完所有……都不想继续尬写下去了……顶锅盖跑走……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太太一直催更催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于是这周赶紧码字……最近刺客的热度已经很淡了,更何况执光这样的邪教,粮越来越少,脱坑爬墙的多,还在坑里的少,希望自己也能坚持填坑吧!(啊又立flag……)
—————————更新的分割线————————
宛州篇 第八章 入画

“你……你是谁?”

“我是你呀。”

眼前的女子金发雪肤,除了一双眼眸是玫瑰色,眉眼五官无一不是陵光的模样,如同双生的龙凤胎。

“你是羽族?”陵光试探的问道。

“羽人的精神力确实不一样,我在你身上感应到了很强的明月力量。”

女子没有直接回答陵光的疑问,但是陵光却从这句话里听出来,她并不是羽族。

这太奇怪了,既然是幻境,所有一切应该是虚假的,只有操控幻境的人才是真实的。然而眼前的女子却没有一丝真实的感觉,真的就像一个梦。

既然不真实,那操控幻境的人在哪里?

虚空之境对人没有伤害力,然而如果一直待在幻境里,现实中便无法醒来。一个沉睡的人,幻境中无法受伤,但现实中却可能遭遇攻击,如果真身受伤或者死亡,幻境中的精神游丝便会飘荡无依,被强大的操控者吸收而灰飞烟灭。

想到这里,陵光的脑袋开始飞速运转。这个女子刚才说他的明月力量很强,并且两次引他入境,必然是对他有所图谋。

想到此时身在方府,有执明在,陵光觉得至少不用担心真身的安全问题。

“不知姑娘两次引陵光入境,所求何事?不妨说与陵光,陵光也好给与帮助。”陵光向来不知道如何套话,与其曲里拐弯的问,还不如直截了当,就算对方不坦诚回答,他也好察言观色,寻找破绽。

“你不记得我?”金发女子一双玫瑰色的眼眸望向陵光,一脸疑惑。

“陵光从未见过姑娘,何来记得。”被同样脸的“自己”看着,陵光心里一阵发毛。

“南淮还是那个南淮,却已无人记得我。”女子轻叹,
“陵光公子,我并无意伤害你,只因你身上明月之力太美好,似乎与我是同源,因此总想探个究竟。因为,我也不记得自己是谁。”

这可让陵光为难了,他与这女子素不相识,如何帮她找回记忆。如果不找回记忆,难道就要陪她在幻境中?但是不离开,又如何去查找资料。陵光试探着与女子沟通利害关系,女子说道,自己本就不打算困住他,得到这样的承诺,自然万分感激。陵光再询问了一些她所记得的信息,随后女子施法,陵光便回到了现实。

醒来的陵光发现手中握着一枚精巧的玉环,几近透明的玉质中透出一眼翠色,如一汪沉静的春水,陵光抬起来对着光看时,翠色缓缓流动,漫延至整枚玉环,一看便不是凡品。这难道是幻境女子留给自己的线索?陵光如此想着,却也毫无头绪。如果仲堃仪在就好了,他肯定能品鉴出这枚玉环的出处。

陵光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把这个事情告诉执明比较好,毕竟他见多识广,也许能帮忙解答谜团。执明一听那可不得了,虽然他对虚空之境并不是很了解,但也担心陵光。他跟着家族商团走南闯北,也见识过不少珍奇宝物,但对珠宝鉴赏方面,执明二少爷除了能辨别真假和价值之外,一无所知。

“沐老头也真是,偏偏这个时候安排方方土去那个劳什子的地下城,哎!”执明第一次觉得在身边时总是和自己抬杠拌嘴的方方土如此重要。

“沐先生在南淮吗?”陵光问。

“在啊,沐老头总是喜欢打发弟子跑腿,明明自己身子骨硬朗得很,但能张嘴绝不动手自己做,还美其名曰锻炼年轻人……哦,对哦,我怎么没想到!沐老头是方方土的师傅呐,找他鉴定再好不过!阿陵你真是太聪明啦!”

因着生意来往且两家为世交,沐阡若的未然居离方府很近,执明和陵光过去的时候,沐阡若正好用完早膳在园中散步,执明一句“沐叔叔”,沐阡若就知道这娃肯定有事相求,当然先免不了一顿说教。不过当执明笑嘻嘻的拿出翠玉环之后,沐阡若的眼睛就直了,立马从怀里掏出用于细致观测的晶片,细细查看一番。

从未然居出来的执明和陵光依旧一无所获,除了知道这个玉环价值连城、年代久远以外,还是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毕竟,这是一枚几千年的玉环,能流传到现在,一定转手了很多人,而最后是在谁手上,浩瀚历史,根本无从查找。但看沐阡若最后郑重其事的跟陵光要了玉环,说是仲堃仪所去拜访的河络地下城就是这种玉石的原产地,而且这枚玉环也正是那个部族的先人开采制作,他要把玉环带去细细鉴别。执明虽然从小调皮捣蛋没少给沐先生惹麻烦被收拾,但深信沐老师的眼光,陵光也想知道这枚玉环到底隐藏了什么,最重要的是能解开幻境女子的疑惑,也就答应了沐阡若,把玉环交予他。

“阿陵你就别担心啦,既然那个女子说了并无害人之意,而且你也说了,她真要害人,以她的幻术,何至于做那费事费力的虚空之境。放心,交给沐老师和方方土,此去越州也不过几日路程,有什么消息他们会快马传书信回来的。”

“嗯,我这次暗中也探查了一下那个女子的能力,明月魅惑术很厉害,因此擅长幻境。虽然不知她是何来历,也不知她的真面目,但以我之力还能应对。倒是你之前查的天罗刺客,尽管他们转移了目标,但我们还是要多加小心。”

“管他们的,他们的目标是艮墨池,只要阿陵少与他来往,我们就安全了。”说完执明赶紧捂住嘴巴,哎呀,他此前只跟陵光说了天罗出现是因为皇极经天派悬赏寻找秘卷,并未告知秘卷的线索其实与艮墨池有关系,这下说漏嘴了,以陵光的好奇心一定会追问,要是他又跑去找艮墨池,那岂不是又将自己置于危险中?

“艮先生?你是说艮先生有关于这个秘卷的线索?难怪,我总觉得他身上那股灵力非比寻常。”

“哎呀,阿陵,我们管那么多干嘛,只要天罗别再来招惹我们就好。我们可不是银翼杀手鹤雪士,能克制得了九重天罗刀丝的杀阵。”执明想到那些杀手的故事话本,不免心有戚戚。

“我们今天不是要去看花魁比赛么?今年多了美人图比赛,还是会遇到艮先生的,是福是祸,避不了那就去探个究竟吧。”

陵光打开折扇,莞尔一笑,一副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模样。执明见状,也就只有随他去了。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安排了最好的护卫暗中保护。这几年跟随商团也经历过不少危险,好在运气比较好,总是有惊无险,对自己的秘术武力值也还是有信心的,总不至于这次在自己的地盘翻船吧。

南淮城一年一度的花魁大选,不仅是凤凰坊落月巷最大的盛事,也是南淮城最受瞩目的盛事。今年因为多了画师的美人图比赛而更加热闹,仿佛全城的人都涌到了凤凰池边。为了安全起见,城主增加了巡城卫队来负责安全事宜。此赛事一向由南淮商会组织,花魁比赛在夜幕降临之后开始,在凤凰坊内最大的街区广场,搭建起高台,不仅落月巷的美人参赛,还有其它坊市楼阁参与,各色美女相聚一台,同台竞技,美貌只是入选的敲门砖,能否进入最后花魁三甲的决选,靠的还是出众的才艺和背后支持的金主。

而今年因为多增加了美人图的画师评选,比赛从午后便已开始。执明和陵光到达比赛场地时,高台周围早已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民众。

“翊清台,”陵光看到那高台上悬挂的牌子,高台看来是依照翊清阁大堂中那个凌空压顶的舞台样式来搭建的,连高台的名字都用了翊清阁的名字。

“虽然比赛是商会牵头举办,但每年商会提前竞选主持花魁比赛的楼阁,投标而中的可以挂自己的名牌,借此扩大名气,但也需要投入活动经费。商会那些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才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呢。今年是翊清阁的庄,又难得入围两名,看来今年翊清阁要独占鳌头了。”执明轻摇折扇对陵光解说道。

舞台周围搭建了坐席,只有达官贵人有资格入座。执明一早就预定了座位,谈话之间带陵光落座。美人图比赛已经开始几轮的展示了,参赛的画师已经进行完现场画作比赛,最终选出十人进入复赛,再展示最终决赛的美人图,由评委进行评选,选出三甲画作悬挂于高台前,由民众以银钱投票,最终结果在花魁评选之后公布,投票的银钱也作为奖金奖励给画师。

“商会真狡猾啊!这投票机制真是,既让大家参与了比赛,保证一定的公平性,又节省了一笔奖金开支。”

只见台上艮墨池正气定神闲的喝着茶,按照刚才入选十佳排序,他最后一个展示美人图。锣鼓声落,美人图一一呈现,画中美人顾盼生姿,各具风情。

陵光看向艮墨池,只见他不急不缓的走到舞台中间,随侍的两个小厮打开画卷,围绕圆形舞台给台下的看客展示,人们先是一惊,随后叽叽喳喳开始谈论,评委们也有点摸不着头脑。这美人图笔触行云流水,色彩明丽,美人半面妆窥其半分姿容已是绝色,然而半遮面又充满神秘感,引得人更想窥其全貌。画作确实是一等一的好,只是美人图比赛不仅评鉴画师的画技,还有美人的容貌气韵。

评委如此向艮墨池解释一番,艮墨池慵懒一笑,只见他长袖一挥,运力将一壶酒泼洒至画上,再运笔快速描画,整个动作潇洒至极,引得台下观看的年轻女子一片尖叫。迎着即将落下地平线的夕阳光照,只见画开始慢慢变化,画中美人优雅的移开宫扇,灿若明月的面容就这样展露在众人眼前:云髻高绾,乌黑长发倾泻,肤如凝脂,唇色嫣然,眉若远山含黛,眼如秋水凝露,异瞳如玫瑰绽放,嘴角轻轻上扬,定格成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呼,无一不为艮墨池的高超技艺折服,毫无悬念成为第一幅入选三甲之作。

日落余晖,美人图投票开始,众人呼啦啦都涌向一个方向,看来首名已经基本确定,只用看二三名花落谁家。

执明偷瞄一眼身旁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陵光,不知是该去投上一票呢还是去揍艮墨池一顿。陵光眉头紧锁,不知在沉思什么。执明再看向艮墨池的美人图,那美人也曾入自己的梦境,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什么玄机?

因为看一个陈红年轻时拍的戏的剪辑,被这首歌洗脑了。陈红年轻时真是美人,宜古宜今。
但听这首歌,却有脑洞跑出来……关于熊包……虐……
歌词戳心,像是某个人的喃喃自语。
不过最近真的是,才发完大纲,就想跳坑。如果弃坑,会不会被追杀呢?

似曾

作词:林奕华
作曲:陈建骐
演唱:韦礼安

有些人
匆匆一面
再也不见
如同每一天中的每一天
任随掠影在浮光中
搁浅

没有针 只有线
有些心事
来了又去
任随乱想在胡思中
乱剪 乱剪

有些人
久久不见
却在眼前
如同那一天就是这一天
且让未来在过去中
缠绵

只有风 没有月
有些思念
去了又来
就让蜃楼在海市中
实现 实现

似曾相惜
未曾相遇
似曾相知
未曾相识

我 为何只能是你梦中的人
我 为何只能叫你把假当真 当真

未曾真个
似曾销魂
未曾意会
似曾动心

你 为何只能是我梦中的人
你 为何只能叫我把假当真 当真

有些人
漫漫一日
转瞬平生
如同某一天错过某一天
空教天长在地久中
化烟

好比参 好比商
有些星宿
来来往往
撮合只影在形单中
团圆 团圆

似曾相惜
未曾相遇
似曾相知
未曾相识

我 为何只能是你梦中的人
我 为何只能叫你把假当真 当真

未曾真个
似曾销魂
未曾意会
似曾动心

你 为何只能是我梦中的人
你 为何只能叫我把假当真 当真

有些梦和有些梦
有些人和有些人

碎碎念:挖了个大坑,把自个儿埋了……来年春天,会不会长出好多个自己呢……
在我完结之前,希望不要弃坑或者脱坑……这个大纲发出来也是督促自己不要写着写着就弃坑了……
图来自百度。九州设定之前我有发过一些,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百度了解。这个架空的创世非常好看,很多著名作家也写了好多好看的故事。

【执光】九州纪行:主执光
一、雷州篇——爱与谎言(已完成)
副cp:钤黎 
出场人物:执明,陵光,仲堃仪,公孙钤,慕容黎,慕容离,萧然,骆珉。
解锁种族:鲛族
旅行地:雷州王城毕钵罗,闵钟山密湖

二、宛州篇——画中仙(连载ing……努力码字ing……)
副cp:艮骁 骁艮
出场人物:执明,陵光,仲堃仪,艮墨池,毓骁,方夜,夜枭,庚辰,骆珉。
原创人物:晨冉,沐阡若
解锁种族:与剧情有关待揭秘
旅行地:宛州 南淮

三、越州篇
副cp:仲孟
出场人物:执明,陵光,仲堃仪,孟章,凌司空,苏严。
原创人物:待定(有没有小可爱来参与一下呀?)
解锁种族:河络
旅行地:河络地下城(名字待定)

四、中州篇
副cp:执光(预定执光车一辆)
出场人物:执明,陵光,子煜,莫澜,太傅
原创人物:方芯榕,待定
解锁种族:人族(华族)
旅行地:帝都天启

五、澜州篇
副cp:奕元
出场人物:执明,陵光,佐奕,乾元。
解锁种族:羽族
旅行地:澜州州府 秋叶

六、宁州篇
副cp:双白
出场人物:执明,陵光,蹇宾,齐之侃
原创人物:待定
解锁种族:羽族
旅行地:厌火 青都齐格林 月亮山脉

七、瀚州篇
副cp:艮骁 骁艮
出场人物:执明,陵光,艮墨池,毓骁,毓埥
原创人物:待定
解锁种族:蛮族
旅行地:北都城

八、殇州篇
副cp:未想好,因为这篇想写啓坤,但是他的cp还不知道写谁……
出场人物:执明,陵光,啓坤
解锁种族:夸父
旅行地:待定

九、云州篇
回到陵光的家乡(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咦?媳妇不应该是陵光么?哎呀,不管啦……反正就是见家长)
副cp:执光
出场人物:裘振 顾十安(这俩是双胞胎设定)
解锁种族:羽族
旅行地:待定

【执光】九州纪行——宛州篇 画中仙7

第七章 醉画仙

 

“艮兄…艮墨池…墨池…”

 

艮墨池身在一片紫色迷雾中,断断续续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一路指引他往前探究。

他知道自己身在幻境中,然而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即使手边没有谨睨,心里却是安宁的。

紫色迷雾中似乎有个身影,时隐时现,艮墨池追着那个身影,心中充满喜悦和期待。

忽而眼前开阔,迷雾散尽,艮墨池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天衍仪之中,金色的仪器按照星辰的排列运转,顶部的空洞投射下来诸天星辰的光辉,映照在天衍仪的十二主星上,发出不同的灿烂光芒。

代表明月的仪器上站着一个翩然的身影,裹着黑色玄袍,瀑布长发垂至腰间,随着天衍仪的运转,不同光芒在银发上流转,幻化出不同颜色。

艮墨池心里涌上一股异样的感觉,仿佛是熟识已久的挚友,又像是相依为命的恋人。他往前走得更近些,希望那个身影可以转过身来。

发色渐渐变幻,转为乌黑而卷曲,黑袍坠落,紫色的身影跃然眼前。明月的清冷光辉中,那人缓缓转过身来…

身在幻境,犹似春归梦里人…

 

“陵光…”

艮墨池呼唤他,且惊且喜。

 

他是陵光,却又不是。

 

她发髻高绾,珠钗步摇,耳侧弯弯绾起又盘至脑后,垂落的长发犹如上好的锦缎,灵动如波浪。眼波如水,弯弯浅笑,嘴角微翘,唇色嫣然。一袭紫烟罗色襦裙,裙摆上缀着星星点点的萤石之光,宛若画中仙。

琥珀色光芒在眼前闪烁,艮墨池握住画笔,眼前幻化出画纸与案几,美人莞尔一笑,音容笑貌,无不烙印在艮墨池心上。

执笔一气呵成,美人跃然纸上,盈盈浅笑,呼之欲出。

艮墨池落笔,抬手抚过画卷上的美人,琥珀光芒从画卷上喷薄而出,惊得艮墨池连忙往后退,一脚踏空从天衍仪的平台上跌落,坠落之前,眼前的美人巧笑倩兮,朱唇轻启:

“墨池,我可是你笔下最美的美人?”

 

 

“艮兄!艮兄醒醒!”

宿醉的头痛像针一样一下一下刺痛大脑,艮墨池从幻境中醒转,一抬头便觉得脖子疼得无以复加。

 

“艮兄你总算是醒了!你怎么独自一人坐在亭中?”

 

艮墨池眨眨眼,伸手去触碰眼前人的手,真实而温暖。

不是幻境。

陵光奇怪的看着艮墨池,抬手覆上他的额头,闭眼集中精神力探查,有异样的灵力波动残留。

“艮兄醒前可是在一个幻境之中?”

 

“陵光,嗯,是的,陵公子。”

艮墨池微笑望着陵光,思绪从幻境美人跳到那个旖旎的梦境。

 

执明眉头紧蹙,轻轻拉开陵光,他觉得艮墨池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是怎样的幻境?可否细细说与我们听?”陵光用目光示意执明勿扰,他觉得这个事情很蹊跷。

 

“我看艮先生也有点累了,此事还是之后再说吧,先让艮先生回房休息吧。”

毓骁一早醒来不见了身边的艮墨池,催动琥珀蜜蜡的追踪之术,却一点痕迹也探查不到,心中焦急,没成想却被陵光和执明派家丁告知在湖心亭发现了沉睡的艮墨池。他们来时艮墨池全身冰冷,差点以为他出什么意外了。知晓他应该是被什么精神力的幻境带来此处,但有些事他并不希望陵光他们知道。

 

“艮某无碍。陵兄想知道什么?”

 

“幻境中艮先生是否遇到什么人?或者是否遭遇什么攻击?”

 

“遇到一个仙人,硕大的天衍仪,随后从高空坠落,之后便不省人事,醒来便见到了你们。”

 

毓骁心里突突一跳,听到“天衍仪”三个字,自知所寻之事已经有了眉目,只要有这个开端,他便知道此事从艮墨池身上入手是对了。尽管琥珀蜜蜡追踪之术已经被破坏,但现在开始,艮墨池已经不是主要追踪目标了。不过,想到艮墨池,毓骁心里突然流过一丝异样的情愫,但是他却只在艮墨池眼中看到陵光的影子,不禁有点神伤。

 

陵光还想问下去,然而艮墨池却不愿多说,陵光也不好再问,正想与毓骁告辞离开,却发现脚边一副卷轴,捡起来打开,所有人都看呆了。

 

美人图。

 

画中美人顾盼生姿,尽管团扇半遮面,但仍遮不住眼中神采,令人赞叹如斯美人…

 

“咦?”艮墨池从陵光手中拿过画卷,从上往下细细观察,确实是自己的笔迹没错,可是美人半遮面,这与他画的不一样。

 

“这是艮兄幻境中所作吗?”陵光问道。

 

“是的,正是幻境中的仙人。”不过艮墨池也不想此时此刻让他们看到美人的真正样貌,虽然心有疑虑,但却也松了一口气,否则,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好。

 

“果然是灵动飘逸,神韵斐然!”

陵光赞叹。

 

“看来此次美人图比赛首名非艮先生莫属了。”执明见过各种美人,美人画卷也阅过无数,如此样貌笔韵,目前南淮已经无出其右了。

 

毓骁也随之夸赞了几句,但他却看到了艮墨池眼中一闪而过的疑惑,毓骁在看到美人图的瞬间已经明白,但是他却不能告诉艮墨池。想到昨夜的事,他心中便一阵刺痛,然而此事一旦成功,他就要回到瀚州完成自己的使命,两人不会有何关联。他心中挂念之人也不是自己,又何必担忧那么多呢。终究只是一场梦。

 

执明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不想再待在这里,谢过毓骁的招待,便拉着陵光离开了毓府。艮墨池收起画卷,找回画笔和谨睨,也作别毓骁,匆匆追上先出门的执明和陵光,一番寒暄,邀请他们有空可到自己的墨居相聚,然而一双琥珀色眼眸却在陵光身上流连,惹得执明心中一阵不快,几句回复之后沉着脸拉着陵光告辞了。

 

陵光觉得执明很奇怪,多认识一个朋友是件好事,更何况他非常欣赏艮墨池的才能,也答应了美人图比赛当天一定前去捧场,美人盛事,这不是执明最喜欢的事情么,干嘛他还一脸黑线,一脸不情愿。

寻了一个清雅的早茶铺子,执明点了一堆吃食,二话不说便埋头吃东西,。陵光看他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像极了一个生闷气的小孩子,然而这人为何生气,自己是一点头脑都摸不着。

 

执明回府后便暗中找人去调查天罗杀手,两天之后,便有所收获。他此前警告陵光要“防火防盗防星相学家”,不幸言中。有人悬赏寻找皇极经天派的密卷,燮朝之后就失落的密卷,记录着皇极经天派最后一个传人西门也静的毕生所学。西门也静在燮羽烈王死后便离开了帝都钦天监,钦天监的监正在整理卷宗时才发现密卷不见了。此后有人说曾在宁州森林见过白发矮小的女子,也有人说在宛州梦沼见到过她,然而皇极经天派的门人却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位现世最后一位伟大的星相家,第一大星相学流派就这么淡出历史舞台。

不过从执明回来南淮一个月前,据说皇极经天派测算出密卷的灵力在宛州出现,于是一面派出强大的秘术师秘密追查,一面高价奖金悬赏寻找。

可是这跟老子有什么关系呀,执明郁闷的想,他和陵光刚从雷州回来,根本就没接触过星相学派的人,方家也从来不做相关生意,而陵光第一次离开云州故乡,也不可能招惹到相关人士。难道真的是他们身上带有特别灵力?

无论如何,总算是掌握了对方的行踪,目前看来他们已经转换了目标,他和陵光算是暂时安全。

不过,看着目前得到的资料,他们似乎对这个南淮画师很感兴趣。

艮墨池。

难怪他们遇袭时会遇到他,原来他才是天罗盯上的猎物,他和陵光,不过是因为艮墨池而被卷入了。

 

艮墨池或许会有大麻烦呢,不过这又关我什么事。执明恨不得他被麻烦缠上没有空闲来招惹陵光才好呢。如此想着他也没有把查到的全部事情都告诉陵光,尤其的艮墨池的事情,只是一笔带过。陵光也没深究,于是两人沿着河道去了南淮附近的几个有名景点游览一番,不知不觉便到了美人图盛事举办的前一天。

执明纵然有百般不情愿,却也抵不过陵光的期待眼神。想来也不过见一面而已,他为何总有一种危机感呢?也许只是担心陵光与艮墨池走太近会再次卷入危险?想到这里,执明还是安排了几名武艺高强的暗卫和秘术师暗中保护,他可不想再经历上次的惊险。

 

想着第二天可以去观望难得一遇的美人图盛事,陵光心里有点小雀跃,但还是在饱餐美食后抵不过困意,躺在方府客房柔软的大床上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陵光再次坠入虚空之境,这次他终于看清立于巨大年木之端的金发女子,然而看到她的那瞬间被惊出一身冷汗!

他看到的是,有着自己容貌的女子!